Search

它仿佛是大地上的锦绣,唤起我原始生命的呐喊(创作故事一)

Updated: Mar 10


我在杭州孤山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景象:后边有个树,前面有个狮子,当时心中一闪,它(石狮)虽然是石头的,但我想把它表达成一种空的状态。就是有一种若即若离,用一种疏密关系,产生一种对比,产生新的魅力。宛如用错的词语说出那种巨大的、滑向寂寞的,一种存在。


这幅画里面有刚强,也有甜蜜,又有一种沉默的状态。在杭州西湖边孤山上,这个狮子就在角落里头放着,它那种原始的、野蛮的、粗暴的感觉,让我感觉到和这个湖面儿有一种可爱的平衡。在这个平衡的过程中,我瞬间抓住了一个叙述的状态:就是我当时画的时候,心感觉到很惊奇,感觉到生命的得失和质疑。它(石狮)有风化的部分,就是那种沧桑,让我回到了一种生命的本源,然后剥离开内心,将自己的心灵交给了这幅画。



我要表达的是它的那种力量,这种力量要通过我的内心重新解构,然后变形,再通过线条把自己的感受落进纸面。我铺开画的时候,就是这样的一个图腾,它仿佛是大地上的一个锦绣,唤起我一种原始生命的呐喊,让我在获得美感的同时,有一种窒息的状态。画它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是无限的大,又无限的小。


画画的时候,要有一种韧性和自由,心里还要有一种朝圣感在呼唤,让心里有一种和远古东西相遇的感觉。画那幅画的时候,我内心是有压抑的,但我表达的是一种舒展的东西。这就是说,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,你必须要把孤独压下去,表达到画面上,要成为孤独的国王。就是这一个图腾,让心中的荒芜重新长出眼睛,寻找到你要表达的部分。要不断的忘记你自己,把自己的心放下来,把自己的悲伤放下来,把自己的孤单放下来。最后真正的进入到那样的一簇一簇的,一团一团的力度。其实画这幅画,是更多的要把周围的东西都洗尽,驯服自己,让自己的孤独,重新绽放出一种深邃和一种力量的张扬。









此部分内容,根据高宏与《美学》杂志访谈内容整理而成。


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