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
父亲,我和您面对面时永不离场

父亲,是光芒,是永远照亮我前行的动力。我是那样的卑微,是用您的卑微举起的卑微,举起一隅天空,提取那些跳动的心音,在寂寞的路上用您的背影剪辑远山,模拟您变形弯曲的细节,不断删除您身上的尘土,不让自己在那些熟悉的生活里陷得太深,那是粘在喉咙上的盐巴,我所要的艺术是田野里豆蔻之花,是生命不息的轮回,是您传给我对生命不朽的歌唱。尽管您的头颅上落过冰霜,但从不在我面前兜售悲伤,虽然您做不了我的保护伞,但一次又一次把我送在上学的路上,沉默的您让我去追赶湿漉漉的时间,您要做的就是双脚站在田野上沾满泥土,落落大方地用汗水净度儿子的远方。父亲,我不再用忧伤画画,再也不会在卑微里黯然神伤,我已经学会用黑夜月光,阳光白云,朝思暮惠,彩虹素淡,描绘心中一念,在您朴实的指引下一天天地充实着自己,用不可复制的方式完成您的形象,什么也没有想,什么也没有念,借助一阵风,一阵雨,一日晒,一日阴,擦去您背后的事物,把所有的事情都聚集在您的形象上,只有我和您面对面时永不离场。2019/7/23






0 comments